资本猎豹携手面板显示之父 赶潮集成电路自主可控

发表于:2022-08-08 10:32:40 来源:8亿彩最新版 作者:8亿彩app下载

  2月11日,北京奕斯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大股东变更,大股东从汤哲东变更为刘益谦,汤哲东从股东中退出。股权穿透图显示,刘益谦持股比例33.96%,为疑似实际控制人。

  据奕斯伟官网介绍,该公司总部位于北京,是一家集成电路领域产品和服务提供商,核心事业涵盖芯片与方案、硅材料、先进封测三大领域。其中,旗下西安12英寸晶圆工厂一期工程已投入100多亿元。预计该项目三期工程总投资将达400多亿元。

  在奕斯伟重资深耕半导体行业的背后,是资本和科技领域两位重量级人物的再度携手。刘益谦人称“资本猎豹”,现为上海新理益、国华人寿天茂集团000627股吧)董事长,亦是中国民间收藏标杆“龙美术馆”创始人。据消息人士透露,早在2016年3月,刘益谦即委托朋友成立北京奕斯伟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布局芯片产业。此番以实际控制人身份现身奕斯伟科技集团,是他极度看好芯片产业发展前景,协助有关部门加快攻克重要领域“卡脖子”技术,有效突破产业瓶颈的一个象征。

  而奕斯伟科技集团董事长王东升更是半导体业内风云人物,他亲手开创并缔造出了京东方,被誉为“中国显示面板之父”。2019年从京东方退休之后,王东升并没有闲下来,应邀加盟北京奕斯伟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2月,北京奕斯伟科技集团重组创立,王东升出任董事长。继续追逐着他的半导体强国梦想,投入了新的集成电路创业之路。

  两位大咖的强强联手,分别给奕斯伟注入了资本和技术的重要资源。在发展空间巨大的芯片产业,厚积薄发的奕斯伟科技集团将擦出怎样的美丽火花呢?且看下文。

  整个一季度,全球缺芯声四起。通用、大众丰田等遍布数大洲的全球汽车巨头都因芯片短缺被迫减产,苹果、三星等数码巨头的生产流程也因芯片短缺问题受阻。在万物互联的今天,芯片已经远远不止存在于汽车、消费电子等设备之上。因此,缺芯对于全球制造业无疑是一场“灾难”。

  缺口到底有多大?有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显示,仅在汽车领域,由于芯片短缺,预计第一季度全球减产近100万辆汽车。全球范围内的芯片短缺现象预计还会持续三四个季度,可能要到2022年才会恢复正常。

  2020年年底,以法国德国意大利为首的17个欧盟国家计划花上千亿欧元来发展半导体。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鉴于半导体短缺迫使美国本土汽车等产品制造商减产,他将寻求立法拨款370亿美元,以加强本土的芯片制造。而中国自中美贸易摩擦后,便已加大力度推动芯片国产化。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数据,主要受物联网、新能源汽车、智能终端制造、新一代移动通信等下游市场需求驱动,2010-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整体呈增长趋势,从2010年的1440.15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7562.3亿元, 2020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继续保持2位数增长,2020年1-9月,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为5905.8亿元,同比增长16.9%。

  虽然发展迅速,但因起步晚,核心技术少,产品结构偏中低端,我国半导体产业仍然难以满足国内的庞大需求。芯片自给率低,特别是高端芯片严重依赖国外进口。按照海关的数据,最近3年以来,我们进口芯片的金额都是超过了3000亿美元,去年更是超过了350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纪录。

  不容忽视的是,中兴通讯000063股吧)事件和台积电断供华为等,让我们看到,在产业更上游的半导体装备材料领域,还存在着诸多“卡脖子”问题亟待解决。

  2018年3月,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基金设立,专注孵化投资集成电路、新能源等新兴战略产业。

  政策面也在鼓励企业解决“卡脖子”问题。工信部年头就送上了政策大礼包,于2月4日发布《国家鼓励的集成电路设计、装备、材料、封装、测试企业条件》(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细查征求意见稿,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明确了电子自动化设计工具(EDA)、装备、材料类企业可享受税收优惠等的条件,为该类企业发展提供了政策配套。

  国内企业看到了“自主可控”的重要性,观察到芯片产业发展的巨大商机,各路资本纷纷向半导体行业布局。

  2月7日,上海市发改委公布2021年上海市重大建设项目清单,其中半导体12英寸晶圆制造项目就有整整五个。

  2020年重组成立的奕斯伟科技集团三大主业涉及IC设计、12英寸晶圆生产和面板级封装,都是要突破芯片产业发展的瓶颈地带。该公司由“面板显示之父”、前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领衔,与京东方形成战略合作联盟,可谓火速蹿红,风云际会。

  这次入股并实控奕斯伟科技集团的刘益谦是资本市场猛人。早年因成功投资法人股市场,获封“法人股大王”称号。近年来,刘老板发起设立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入股长江证券000783股吧),并开设公益性质的民间收藏标杆“龙美术馆”。

  2015年7月股灾时期,刘益谦认为自己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壮大的既得利益者,当市场发生系统性风险时,理应挺身而出,为稳定市场出一份力。随后,刘益谦践行诺言,两个交易日内“为国接盘”10多亿元。

  不为外界了解的是,刘老板早已进军实业领域。2002年12月,新理益以1.4亿元的价格收购湖北百科药业(后更名为天茂集团)约20%的国有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由此涉足原料药及医药化工领域。

  刘益谦和王东升首次结缘,是在2009年6月京东方50亿股非公开增发时期。彼时,京东方募集百亿多元用于投资建设第8代TFT-LCD生产线项目。刘益谦通过旗下上海诺达圣以每股2.4元的价格,累计耗资16.8亿元拿下京东方7亿股定向增发股份。

  2016年3月,刘益谦看准了国内集成电路领域的发展机会,委托朋友成立北京奕斯伟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布局芯片产业。

  2019年6月,王东升卸任京东方董事长一职。卸任后的王东升没有颐享天年,而是应邀加入奕斯伟。

  2020年2月28日,北京奕斯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在北京重组创立,成立第一届董事会,选举王东升出任董事长。

  创立大会上,奕斯伟集团董事长王东升表示,“去年6月,我卸任京东方集团600811股吧)董事长,将京东方交给优秀的年轻一代,随后应邀来到奕斯伟,开始‘芯’事业。 ‘奕斯伟’的内涵是‘以光明之心,创伟大事业’!”

  这家成立不久的公司,重点业务就是显示驱动和视频SoC芯片。这也体现出了王东升的职业发展规划,即先在显示面板方面实现突破,这方面,京东方实现了他的愿望,使得我国在显示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此基础上,继续向上游的显示驱动和视频处理芯片进军,争取在这个领域“复制”京东方的成功。

  这家承载着王东升青云之志的面板上游零组件公司,目前已经成为京东方芯片的主要供应商。

  2021年2月11日,北京奕斯伟科技集团发生大股东变更,大股东变更为刘益谦,刘益谦持股比例33.96%,为疑似实际控制人。

  继2009年京东方百亿定增之后,两位大佬再度联手。这次发力,重在国家急需技术突破的芯片产业链,国产替代自是题中之义。

  奕斯伟集团战略方向为半导体产业,专注于芯片与方案、硅材料、先进封测三大事业。

  从奕斯伟芯片设计的定位来说,其特点较为鲜明,该公司是在显示芯片的基础上,兼顾了面向物联网的无线通信和连接芯片,特别是在显示驱动和视频SoC芯片方面,是该公司发展的重中之重。

  显示驱动芯片方面,中国本土企业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每年都要花大价钱从中国大陆以外地区买入大量芯片。奕斯伟看中的正是这样一个市场需求,特别是以京东方为代表的本土显示面板企业崛起之后,能够为本土提供越来越多的以OLED为代表的新型显示面板,其相对应的显示驱动芯片的需求量很大,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如果能在技术和量产方面逐步突破,将具备喜人的发展前景。

  2019年6月,奕斯伟集成电路设计研发基地项目落户嘉兴海宁鹃湖国际科技城,面积约6.5万平方米,预计至2024年,集聚专业研发及管理人员约3000人。消息人士透露,在芯片设计领域,今年奕斯伟销售额将接近30亿元;明年销售或提升至50亿元水平,亏损额也会大幅降低。

  奕斯伟的重资产在西安12英寸晶圆项目。2017年12月,奕斯伟硅产业基地(一期工程)落户西安高新区,总投资超过100亿元。该项目通过了国家发改委的窗口指导,已于2020年7月量产出货,至2020年12月,已具备5万片/月产能。

  近年来,半导体产业特别是上游装备材料迎来发展的黄金期。亚化咨询预计,到2025年中国大陆8吋晶圆产能将超过150万片/月,12吋晶圆产能更将是超过160万片/月,约是2019年的2.5倍。

  消息人士介绍,西安奕斯伟12吋芯片项目将分三期建设,总投资额将达到400多亿元。建成后,将成为国内领先的12英寸晶圆生产供应企业。

  2020年8月26日,奕斯伟高端板级封装系统集成电路项目落户成都高新区,总投资达110亿元。是奕斯伟在先进封测方向的重要布局。

  当前,集成电路制造进入后摩尔定律时代,先进制程工艺成本越来越高,技术难度越来越大。奕斯伟高端板级封装项目投产后将进一步提升我国先进封装技术水平,填补国内空白并达到全球领先水平,助力国产芯片技术研发和进口产品替代。

  消息人士透露,奕斯伟三大业务发展成型后,将谋求各自独立上市。按照奕斯伟集团规划,三大业务板块发展成熟、改制为公众公司后,都会将成为国内资本市场半导体行业的蓝筹标的。(特约通讯员 郭益)